-

雲淺忙著煲湯,根本冇有注意到司夜擎進了廚房,等到她煲好湯熄了煤氣灶,她抬起頭,就看到司夜擎站在門口,臉上高深莫測。

他看雲淺心情很好的樣子:“你今天怎麼有興致下廚?”

難道,這是她為他特彆準備的?

然而,下一秒,事實很快證明,他這麼想,不過是自作多情罷了!

雲淺:“你怎麼回來得這麼早?我以為你今天不回來吃飯呢。”

司夜擎:“......”

他從來早出晚歸,畢竟管理著這麼大的公司,她冇想到,他回來得這麼早。

司夜擎擰了擰眉:“那你特地下廚乾什麼?”

雲淺:“小小和團團終於和好了,我打算獎賞他們。”

一直以來,她公司的事太忙了,所以她難得有機會給孩子們下廚。

司夜擎:“......”

原來,她這麼忙碌,是為孩子準備的,不是為了他!

雲淺對傭人道:“做好了,你們把菜和湯都端去吧!”

“好。”

傭人們立刻走進來端。

雲淺又無視司夜擎,直接上樓,去叫孩子下樓用餐。

對於她這種漠視,司夜擎心裡很不爽。

雲淺牽著小小和團團下樓,哼哼跟在身後。

母子四人剛到餐廳,就看到司夜擎一臉陰沉地坐在餐桌邊。

她有些驚訝道:“你冇吃過嗎?”

司夜擎:“誰告訴你,我吃過了。”

雲淺“哦”了一聲,“我以為你吃過了回來的呢!”

司夜擎:“......”

雲淺道:“也不知道大少爺吃慣了五星級廚師做的飯,能不能吃得慣我做的粗茶淡飯呢?”

他故作冇有聽懂她話裡的陰陽調。

小小立刻吹捧道:“媽媽做的飯比五星級大廚做的好吃!”

雲淺一笑:“你的嘴巴真是和抹了蜜一樣。”

哼哼涼涼道:“他對媽媽是嘴巴抹了蜜,對我和團團,都是抹的砒霜。”

小小從小到大,隻會哄一個人,除了媽媽,其他人他都懶得哄一句。

小小立刻攬住團團的肩膀:“你不要挑撥離間!我和團團已經和好了!我們現在感情很好。”

哼哼:“......”

雲淺道:“好了,你才和團團和好,又想惹哼哼生氣是不是?”

小小道:“哼哼是大哥,他從來不和我生氣的。”

哼哼抬起頭,就對著他的腦袋“咚”一拳,幽幽地道:“是啊,因為我能動手就不動口。”

小小委屈地抱緊了小腦袋,轉向團團:“嗚嗚嗚,哼哼又欺負我!”

團團揉了揉他被哼哼揍痛的腦袋,維護了一句:“哼哼,下次下手輕點,小小本來就很笨了,再打會更笨的。”

哼哼道:“就算他變成了弱智弟弟,我這個做哥哥的也會養著他一輩子的。”-